跳至主要內容

揚長補短 提升香港競爭力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撰文表示,香港發展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有賴國家的支持和自身獨特優勢。對於外界比較本港和新加坡的金融業發展,他指出,無論是金融服務市場的經濟貢獻、港股市值、債券發行量,本港均高於新加坡,無須妄自菲薄,但也要了解自身不足,補足短板。他又指,香港的未來機遇大於挑戰,只須針對性地制定有效對策,便能進一步提升本港金融市場的競爭力。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10月9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過去幾十年,香港在激烈的區域和國際競爭中,有賴國家的堅實支持,得益於國家的高速發展,加上憑藉自身獨特的優勢,發展為領先的國際金融中心之一,在不少國際排名中一直名列前茅。其中,由英國Z/Yen集團與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自2007年起進行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香港大部份時間位列全球第三,但是在上月出爐的最新報告中則下跌了一級至第四位,引起廣泛討論。   細看當中內容,香港總得分實際上增加了十分,比首兩位的紐約和倫敦得分升幅為多,但疫情限制了本港對外往還,也許影響了很多金融從業員對香港的總體印象,拖累了相關評分及整體排名。儘管如此,報告反映香港在銀行、保險、專業服務及貿易等環節仍然擁有相當優勢。   事實上,在今次最新公布的排名中,第三至第十位的城市每位之間其實只相差一分,足見差距之窄、競爭之激烈。與此同時,首兩位的紐約和倫敦也由以往大幅領先其他對手,到近年相關領先幅度正逐步收窄,可見其他金融中心都不斷進步,國際競爭甚為激烈。而這項指數每年發布兩次,某次得分與排名的上上落落,或更多是受一些短期因素影響。故此,更為關鍵的是:我們要清晰認知自身擁有什麼優勢、存在什麼不足,才能透過策略部署及高效執行,做好制度、政策和宣傳推廣方面所需要的工作以鞏固優勢、補足短板,不斷提升香港的競爭力。   若我們全面審視客觀環境和因素,便會明白香港實在是充滿機遇、前景亮麗。跟其他國際金融中心比較,香港最大、最核心的優勢,在於我們是國家---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首屈一指的國際金融中心,並具有難以複製、難以取代的「一國兩制」下超級聯繫人角色,這也是我們籌劃香港長遠發展的根本起點。與此同時,香港的金融市場現時多項環節仍然表現突出、比較優勢明顯,加上新一屆政府正採取更積極、更主動出擊的發展模式,將為我們創造新的發展優勢和空間。   香港金融市場的現況   很多朋友都關心香港和新加坡之間金融業如何比較,但坊間在討論時卻較多依賴一些模糊的印象。以下的一些客觀數據,闡述本港金融市場的現況和發展,相信有助較準對現況的理解。   香港的金融服務市場有着顯著的規模優勢,其經濟貢獻在2020年達760億美元,相等於本地生產總值的23%,規模是新加坡的1.5倍(約490億美元)。   以去年數字計,港股市值超過42萬億、合共有2,500多家上市公司,分別比新加坡高出七倍及兩倍七;港股去年全年總成交額為41萬億港元,為歷年新高,與新加坡僅1.9萬億港元相比,高出超過20倍。來自內地與國際的資金與企業的匯聚、互聯互通的優勢,讓香港的證券市場規模更深更闊、交投更為活躍,較區內其他證券市場優勝。   在外匯方面,服務於多幣種東盟地區的新加坡較具先天的優勢。但香港也有很強的基礎,是全球主要美元交易中心之一及境外人民幣最大樞紐。至去年底,香港的人民幣總存款額超過9,000億元人民幣,佔全球離岸人民幣存款約60%,全球的離岸人民幣結算業務有75%在港進行。   香港是亞洲領先的債券樞紐,以發行量計,是亞洲(除日本外)第三大債券市場,僅次於內地和韓國。憑着具競爭力的金融機構和專業服務生態系統,本港亦成為亞洲區內最具規模安排國際債券及內地離岸債券發行的中心,佔區內發行額34%,規模比新加坡多六倍。   綠色金融近年在香港迅速起飛,這市場亦正不斷壯大且向豐富多元的方向發展。去年綠色及可持續國際債券發行額便有313億美元,佔亞洲市場三分之一,安排發行量亦居亞洲首位;而綠色及可持續債券及貸款融資總額較2020年增加四倍,達到566億美元,為亞洲之冠。至於由特區政府發行的綠債累計總值接近100億美元,計價貨幣包括了港元、人民幣、美元和歐元;部分以美元和歐元計價的綠債年期長達20至30年,是當時亞洲區最長年期的同類型政府發行綠債。在港發行綠債的還包括深圳市政府,是首次有內地地方政府在港發行綠債,突顯了香港在引領國際資金助力內地綠色轉型的角色越趨重要。   香港的資產及財富管理市場在區內也佔有領導地位,截至去年底在港管理的資產達到4.5萬億美元,當中三分之二是境外資金。香港也是亞洲區內最大的對沖基金中心和第二大的私募基金中心(僅次於内地)。現時在港的私募基金管理資產規模達1,800億美元,比新加坡高四倍。此外,去年本港銀行業的資產總額超過26萬億港元,創多年來的新高。   這些數字的鋪陳,讓我們在討論如何補短板的同時,也能客觀地掌握香港實存的優勢。香港一直在競爭中發展與成長,無須妄自菲薄,也不用迴避不足,只須實事求是、針對性地制定有效對策,進一步提升本港金融市場的競爭力。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同時也是國家的國際金融中心,有着先行者及已發展市場量與質的優勢,展望未來發展有着龐大機遇,但與此同時,世界百年未見大變局的加速演變,亦帶來挑戰。   挑戰   1. 環球經濟衰退的風險增大。海外主要市場央行為遏抑通脹而同步大幅急速加息,令營商及借貸成本不斷增加,遏抑投資及消費意欲,加上地緣政局越趨緊張,種種負面影響的疊加效應或令環球經濟或再度陷入衰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警告,在下周發布新一份報告中會將2023年的全球增長預測從先前的2.9%再度下調;世界銀行早前亦指出,估計明年環球經濟僅能增長0.5%,反映出日益惡化的經濟前景。另一方面,市場風險胃納下降及息差因素令資金隨時迅速轉向,或導致新一輪環球金融市場的波動。   2. 市場競爭變得更尖銳激烈。環球經濟吹逆風,企業之爭、市場之間的競爭無可避免會變得更激烈、更尖銳。不同經濟體也許會更大力度的搶企業、搶人才,務求保持自身的經濟及產業發展動力。   3. 逆全球化帶來的變數。昔日全球化發展令各地市場趨向一體化。不過,當民粹主義興起、保護主義抬頭,加上地緣政治持續角力,全球一體化已逐漸逆轉並演變為兩大體系。香港作為國家的國際金融中心,也面對着新的意識形態挑戰,必須做好全面的應對準備。   機遇   1. 國家的堅實支持。國家的經濟總體向好,這個中長期趨勢並沒有改變。國家自改革開放以來,經濟平均年增速超過9%,如今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佔全球經濟總量超過18%。國家的穩定繁榮發展就是香港未來發展的最堅實後盾。   2. 發展中的亞洲。全球經濟重心西向東移,亞洲佔世界經濟總量比重已超過40%,預期區內經濟將繼續錄得較快增長,未來的比重將會進一步增加。而亞洲新興及發展中的30個國家,其經濟總量亦由2012年佔世界總量的17%躍升至今年的26%。以東盟十國而言,過去多年經濟增長非常迅速,已成為世界第五大經濟體,預計到2030年或之前,會成為第四大經濟體。可以想像,未來的亞洲在世界經濟舞台將會更舉足輕重,香港與區內國家關係密切,正站在歷史發展有利的一方。   3. 「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一國兩制」是我國治理體系的制度優勢,也讓香港有着獨特地位和優勢。「一國」之內,香港有着國家的堅實支持,也受惠於可直接全面參與內地龐大市場發展的位置;「兩制」之利,讓香港繼續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保留普通法系統和司法獨立,維持高度自由開放,以及與國際接軌的營商環境,成為國家連接世界獨特的橋樑、窗口和平台。《基本法》保障香港資金自由進出,也保障了港元的法定地位。透明、穩定、高效的聯繫匯率機制,是香港貨幣和金融穩定的支柱。這些優勢也讓本港的經濟發展持續受惠,就以創新科技為例,「一國兩制」的優勢讓我們可與大灣區內的兄弟城市更緊密合作,優勢互補,強強聯手,結合內地的科研、高端製造業和市場力量,讓香港的科研能跑得更快更遠。   香港的未來是機遇與挑戰並存,機遇大於挑戰。事實上,我在今年2月財政預算案宣布籌辦國際金融領袖投資峰會,當時香港還處於第五波疫情高峰,但外間的反應非常正面積極,籌辦期間不斷有一些未收到邀請的國際金融機構亦主動向我們查詢。這是自新冠疫情爆發近三年以來,香港首場甚具規模的高規格實體金融會議,雲集全球逾100家重量級金融機構主要負責人,肯定是亞洲區今年最受矚目的財金盛事之一。   投資峰會還有不到一個月便正式舉行。相關籌辦工作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由於不少與會者向我們反映峰會會議僅得一天,有點意猶未盡,也有不少未能出席峰會的朋友希望有機會參與此項盛事。有見及此,金管局將連同金融學院於峰會翌日(即11月3日)增辦一場國際投資對話研討會,題目為《投資於風雲變幻時》。研討會邀請了多位重量級人物,他們來自不同類型的環球資產管理機構,包括傳統長倉基金、老牌私募基金、基建融資專家、大型對沖基金等。他們將分享在現時風雲變幻的宏觀環境下如何應對挑戰及抓住機遇,相信他們的實戰經驗及獨特觀點,能為與會者帶來更全面、更多角度的視野,審視當前的投資形勢。這場研討會除了邀請學院會員及嘉賓出席外,也會向公眾現場直播,讓更多金融業界同仁及市民可以參與其中。   本屆政府自上任以來,本着科學和實證為本、精準防控的原則,務求以最小的代價,最大程度推動經濟復常與對外往還,穩步帶領香港走出疫情下的逆境。隨着疫情持續緩和,防疫策略亦相應調整,抵港人士的隔離及檢疫安排放寬至「0+3」,為整個社會的復常邁出重要的一大步,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大大減低了跨境出行的不便,有助恢復國際社會對香港作為對外開放、資金和人員高效流動的國際金融中心的信心。我們亦逐步恢復海外出訪活動,希望盡快加強宣傳香港的發展機遇與潛力,說好香港故事。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國際航運中心和國際商貿中心,對很多資本家及企業高管而言,是充滿機遇的市場,同時也是活力之城、美食之都,大江南北、世界各地的菜色,應有盡有。香港更是文化之都,擁有故宮文化博物館、M+博物館、戲曲中心等等,還有郊野公園的自然美景,多姿多彩的生活與文化選擇,讓這裏的城市生活充滿動感、文化氣息與內涵。隨着我們逐步邁向復常,香港機會處處、充滿活力、生活豐富的特質,將會繼續吸引世界各地的頂尖金融、其他領域的人才和企業落戶這裏,擁抱機遇。
http://dlvr.it/SZmL47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推動創科 促進經濟多元發展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創新科技既是產業,也可助其他行業提升效益甚至升級轉型。政府過去幾年在創科方面大力投資,未來會繼續與業界、學術界和研發機構緊密合作,更好地落實各項推動創科的工作,從而帶動經濟多元發展,讓市民分享發展成果。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6月18日出席「創新科技是香港經濟發展的出路嗎?」周年公開論壇的致辭全文:   姚沛康主席(香港管理事業協會工商管理研究社主席)、查毅超博士(香港科技園公司董事會主席及香港工業總會主席)、周林教授(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院長及卓敏經濟學教授)、各位嘉賓、各位社友、各位現場和線上朋友︰   大家早晨!我非常高興出席工商管理研究社和中文大學商學院,以及《信報財經月刊》合辦的周年論壇,並就創新科技與香港經濟發展這個主題與大家分享一些粗淺的看法以及政府在這方面的一些工作。而更加重要的是,來到這裏與各位業界的專家、學者、各位翹楚交流,聽取大家寶貴的意見。   今日的主題是「創新科技是香港經濟發展的出路嗎?」也許大家會覺得「這還要問嗎?」也可能有些朋友會覺得,「的確是,但該怎樣做?」在心底有疑問,再工業化、數字化經濟這些發展方向都很好,內地也做得不錯,但到底香港應該要怎樣做呢?好像有點談何容易。   我可以向大家很有信心地說,創新科技是環球經濟發展的動力,也是我們香港經濟發展的方向。創新的源頭或動力又是甚麼呢?有些朋友可能覺得是,創新一定要有「諗頭」,但除了「諗頭」外,痛點都要多!因為其實創新都源於有痛點、有困難,所以要想辦法解決。從這個角度看,經歷過去兩年的挑戰,相信大家都有同感,我們是有很大的優勢去創新的。   創新科技的快速演變,除了要有足夠痛點,更需要有應用場景讓大家去快速測試。無論是產品或服務,應用場景可以讓創業者和消費者在很短的時段內,「啱得快」也可能「錯得快」,而「錯得快」不要緊,「改得快」便可以,整個過程可以加速創新科技的發展。從這角度來看,香港也很有優勢。以前我們的市場只有700萬人口,但現在計及粵港澳大灣區,連同我們自己已經有8,000多萬人口,更何況如果我們與內地合作的話,市場會更加龐大。再加上我們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國際商務中心,我們面向國際的層面,也讓我們有一個很寬廣,而且很有深度的應用場景。   再者,困難天天有、日日新,新的困難過去未曾見過,意味着解決方案亦要「諗新橋」。換個角度

4月通脹1.3%

政府統計處公布,4月綜合消費物價指數按年升1.3%,較3月1.7%的升幅為低;剔除政府單次紓困措施影響,基本通脹率為1.6%,低於3月份的1.7%升幅。   各類消費項目中,基本食品、衣履、外出用膳及外賣、交通、煙酒、雜項服務、耐用物品、雜項物品和水電燃氣的價格上升;住屋的價格則下跌。   政府表示,新鮮蔬菜供應轉趨穩定,令基本食品價格升幅放緩,而外出用膳及外賣價格的升幅則隨着本地疫情退減而加快。能源相關項目的價格繼續錄得顯著升幅。   展望將來,許多主要經濟體的通脹高企,預期會為外圍價格繼續帶來壓力。不過,因本地成本壓力仍然大致輕微,通脹在短期內應維持溫和。  http://dlvr.it/SQxxFH

防控風險 保障國家金融安全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表示,香港是中外資本交融之地,須審視金融安全風險和加強應對策略,以積極的防禦措施避免系統性金融風險事件發生。   以下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5月28日在《香港國安法》法律論壇---興邦定國座談環節中以金融如治水: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的策略舉措為題的致辭全文:   大家好!很高興今天有機會出席題為興邦定國的《香港國安法》法律論壇,亦感謝剛才主持人(陳德霖)的引言。   今天我希望以金融如治水: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的策略舉措為題,與大家分享有關經濟及金融安全的一些思考及政府在這方面的工作重點。如我的題目所述,金融系統有如水利工程,這範疇也是國家在世界聞名的成就,其有效運作為社會及經濟發展帶來資本活水,亦讓各行各業得到持續增長的養分及活力,有不可取代的興邦定國之效。自古而來不同文明及國家都要做好水利工程,既要讓水源充足潤澤土地,亦要防範洪水暴發造成破壞傷亡。金融系統作為國家軟性及無形的基礎建設,與水利工程有相同的戰略考慮,既要達至資金融通利便民生及促進企業發展,亦要防範各式各樣的金融風險,以免其負面影響傳導至實體經濟。   香港是國家的國際金融中心,自回歸以來我們一直充分發揮「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成為國家融通中外資本的戰略通道與平台。目前在香港上市的內地企業超過1,300家,市值達29萬億元以上,佔我們股票市場市值約77%。從此數字大家可以看到香港服務國家金融需求的獨有功能。另一方面,投資內地具發展潛力企業的黃金機會吸引了環球金融機構及投資者駐紮香港,我們的股票現貨交易量有超過四成來自海外投資者,在我們管理的超過34萬億元資產中,亦有超過六成源自非香港海外投資者。此外,就市場近期關注的中概股回流上市而言,香港高效的集資平台可充分滿足這方面的需求,確保內地企業可在不受地緣政治影響下繼續於國際市場上融資及定價。截至今年4月,已有21家中概股發行人透過第二上市或雙重主要上市回流香港,其總市值佔所有於美國上市的中概股超過七成。可以說,香港是國家經濟及金融層面上通向國際市場的一個主要對外河口,也是中外資本交融互動,富有特色的海水與淡水交匯之地。   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地緣政治情況出現激烈變化,海水與淡水交匯之地的原有生態平衡亦可能因外來因素受到影響。具體而言,我們必須要以底線思維審視金融安全風險,思考是否會有外部勢力惡意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