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本木序] 83%用家認同是用過最好的止汗膏

100%天然成分,以高嶺土和葛粉吸收汗水,改善腋下潮濕、黏膩感;不堵塞毛孔,不影響排汗;利用小蘇打超卓的殺菌及除臭功能,讓你全天侯遠離狐臭和汗臭;外加天然香,有助殺菌和平衡汗水分泌;使用極清爽油脂,塗抹後不感油膩。

不影響排汗,孕婦、兒童都適用




全天然、無鋁鹽、無酒精、無香精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推動創科 促進經濟多元發展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創新科技既是產業,也可助其他行業提升效益甚至升級轉型。政府過去幾年在創科方面大力投資,未來會繼續與業界、學術界和研發機構緊密合作,更好地落實各項推動創科的工作,從而帶動經濟多元發展,讓市民分享發展成果。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6月18日出席「創新科技是香港經濟發展的出路嗎?」周年公開論壇的致辭全文:   姚沛康主席(香港管理事業協會工商管理研究社主席)、查毅超博士(香港科技園公司董事會主席及香港工業總會主席)、周林教授(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院長及卓敏經濟學教授)、各位嘉賓、各位社友、各位現場和線上朋友︰   大家早晨!我非常高興出席工商管理研究社和中文大學商學院,以及《信報財經月刊》合辦的周年論壇,並就創新科技與香港經濟發展這個主題與大家分享一些粗淺的看法以及政府在這方面的一些工作。而更加重要的是,來到這裏與各位業界的專家、學者、各位翹楚交流,聽取大家寶貴的意見。   今日的主題是「創新科技是香港經濟發展的出路嗎?」也許大家會覺得「這還要問嗎?」也可能有些朋友會覺得,「的確是,但該怎樣做?」在心底有疑問,再工業化、數字化經濟這些發展方向都很好,內地也做得不錯,但到底香港應該要怎樣做呢?好像有點談何容易。   我可以向大家很有信心地說,創新科技是環球經濟發展的動力,也是我們香港經濟發展的方向。創新的源頭或動力又是甚麼呢?有些朋友可能覺得是,創新一定要有「諗頭」,但除了「諗頭」外,痛點都要多!因為其實創新都源於有痛點、有困難,所以要想辦法解決。從這個角度看,經歷過去兩年的挑戰,相信大家都有同感,我們是有很大的優勢去創新的。   創新科技的快速演變,除了要有足夠痛點,更需要有應用場景讓大家去快速測試。無論是產品或服務,應用場景可以讓創業者和消費者在很短的時段內,「啱得快」也可能「錯得快」,而「錯得快」不要緊,「改得快」便可以,整個過程可以加速創新科技的發展。從這角度來看,香港也很有優勢。以前我們的市場只有700萬人口,但現在計及粵港澳大灣區,連同我們自己已經有8,000多萬人口,更何況如果我們與內地合作的話,市場會更加龐大。再加上我們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國際商務中心,我們面向國際的層面,也讓我們有一個很寬廣,而且很有深度的應用場景。   再者,困難天天有、日日新,新的困難過去未曾見過,意味着解決方案亦要「諗新橋」。換個角度

4月通脹1.3%

政府統計處公布,4月綜合消費物價指數按年升1.3%,較3月1.7%的升幅為低;剔除政府單次紓困措施影響,基本通脹率為1.6%,低於3月份的1.7%升幅。   各類消費項目中,基本食品、衣履、外出用膳及外賣、交通、煙酒、雜項服務、耐用物品、雜項物品和水電燃氣的價格上升;住屋的價格則下跌。   政府表示,新鮮蔬菜供應轉趨穩定,令基本食品價格升幅放緩,而外出用膳及外賣價格的升幅則隨着本地疫情退減而加快。能源相關項目的價格繼續錄得顯著升幅。   展望將來,許多主要經濟體的通脹高企,預期會為外圍價格繼續帶來壓力。不過,因本地成本壓力仍然大致輕微,通脹在短期內應維持溫和。  http://dlvr.it/SQxxFH

防控風險 保障國家金融安全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表示,香港是中外資本交融之地,須審視金融安全風險和加強應對策略,以積極的防禦措施避免系統性金融風險事件發生。   以下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5月28日在《香港國安法》法律論壇---興邦定國座談環節中以金融如治水: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的策略舉措為題的致辭全文:   大家好!很高興今天有機會出席題為興邦定國的《香港國安法》法律論壇,亦感謝剛才主持人(陳德霖)的引言。   今天我希望以金融如治水: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的策略舉措為題,與大家分享有關經濟及金融安全的一些思考及政府在這方面的工作重點。如我的題目所述,金融系統有如水利工程,這範疇也是國家在世界聞名的成就,其有效運作為社會及經濟發展帶來資本活水,亦讓各行各業得到持續增長的養分及活力,有不可取代的興邦定國之效。自古而來不同文明及國家都要做好水利工程,既要讓水源充足潤澤土地,亦要防範洪水暴發造成破壞傷亡。金融系統作為國家軟性及無形的基礎建設,與水利工程有相同的戰略考慮,既要達至資金融通利便民生及促進企業發展,亦要防範各式各樣的金融風險,以免其負面影響傳導至實體經濟。   香港是國家的國際金融中心,自回歸以來我們一直充分發揮「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成為國家融通中外資本的戰略通道與平台。目前在香港上市的內地企業超過1,300家,市值達29萬億元以上,佔我們股票市場市值約77%。從此數字大家可以看到香港服務國家金融需求的獨有功能。另一方面,投資內地具發展潛力企業的黃金機會吸引了環球金融機構及投資者駐紮香港,我們的股票現貨交易量有超過四成來自海外投資者,在我們管理的超過34萬億元資產中,亦有超過六成源自非香港海外投資者。此外,就市場近期關注的中概股回流上市而言,香港高效的集資平台可充分滿足這方面的需求,確保內地企業可在不受地緣政治影響下繼續於國際市場上融資及定價。截至今年4月,已有21家中概股發行人透過第二上市或雙重主要上市回流香港,其總市值佔所有於美國上市的中概股超過七成。可以說,香港是國家經濟及金融層面上通向國際市場的一個主要對外河口,也是中外資本交融互動,富有特色的海水與淡水交匯之地。   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地緣政治情況出現激烈變化,海水與淡水交匯之地的原有生態平衡亦可能因外來因素受到影響。具體而言,我們必須要以底線思維審視金融安全風險,思考是否會有外部勢力惡意污染